中盈网:五大行资产总规模超97万亿,日赚26亿盈利能力下滑

中盈网30日讯  截至3月29日,五大行2017年年报全部出炉。第一财经记者梳理发现,去年五大行净利润总和达9668亿元,平均日赚26.48亿。

其中,工行净利润稳居榜首,建行净利润增速最快。去年工行实现净利润2875亿元,净利润增速3%;建行实现净利润2436亿元,净利润增速达4.83%。农行、中行、建行、交行四家大行的净利润增速超过4%。

一直困扰银行业的息差收窄问题,终于在2017年末得到缓解。与此同时,去年五大行净利润保持高增长势头,但反映盈利能力的指标ROA与ROE却均出现下滑。

与部分股份制银行采取主动缩表的态势不同,去年,五大行的资产规模均保持5%以上的高增长。其中,交通银行资产规模站上9万亿元大关;资产规模最大的“宇宙行”工商银行,资产规模继续保持8.1%的高增长,增量居五大行之首。农行、中行与交行资产规模均保持7%以上增长。只有建行资产规模增长较慢,增长5.54%。

五大行资产总规模超97万亿

四家大行拨备反转上升,一家下降

在银行业,拨备计提是商业银行利润的“调节器”,银行减少计提拨备,可以降低成本,从而释放利润。去年,监管放松标准后,大行将如何利用监管自由度计提拨备,成为本次上市银行业绩发布上的最大看点。

今年2月28日,银监会下发《关于调整商业银行贷款损失准备监管要求的通知》,下调拨备监管标准。拨备覆盖率监管要求由150%调整为120%~150%,贷款拨备率(拨贷比)监管要求由2.5%调整为1.5%~2.5%。

“一行一策”是此次拨备监管指标调整的最大弹性所在,监管按照“贷款分类准确性”、“处置不良贷款主动性”,以及“资本充足率“三个主要指标考核银行,对应不同拨备计提标准。

根据第一财经记者测算,五大行均可以在原有基础上少计提拨备,从而加大不良资产处置力度,或用以节省成本。不过,五大行年报显示,仅中行一家拨备覆盖率与拨贷比两项指标出现“双降”,其他四家大行都选择大幅计提拨备。

中行年报显示,去年该行拨备覆盖率159.18%,同比下降3.64个百分点;拨贷比则为2.77%,下降0.1个百分点。

其他四大行中,建行拨备覆盖率反转上升幅度最大,同比大增20.72个百分点;工行紧随其后,拨备覆盖率提升17.38个百分点。

目前五大行中,农行拨备覆盖率最高,达到208.37%,同比上年上升了7.6个百分点。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农行拨贷比指标为3.77%,同比下降0.35个百分点。根据银监会《商业银行贷款损失准备管理办法》,拨备覆盖率与拨贷比二者较高者为商业银行贷款损失准备的监管标准。

3月27日工行业绩发布会上,工行董事长易会满在回答第一财经记者关于拨备的提问时表示:“去年工行不良贷款绝对额上升不多,并且盈利较稳定,按照审慎性原则,拨备提取较高。依据新的会计准则,拨备覆盖率按新口径已经到了169%,风险抵御能力比较强。”

“银行选择多计提拨备,可以为以后年份做好储备,是未雨绸缪的做法。”中国社科院金融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此外,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所长陈卫东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银行资产质量好转,银行也可能选择主动多计提拨备,这就造成了监管虽然放低标准,但上市银行拨备却反转上升的局面。

建行首席财务官许一鸣在该行业绩发布会上称:“去年建行拨备大幅度增长,而且拨备的增长快于盈利的增长,这样可以应对未来不可预期的、新的风险波动。”

在资产质量方面,五家大行不良率均呈现下降态势。其中农行不良率最高,为1.81%,但同比大幅下降了0.56个百分点,在五大行中降幅最大;中行不良率1.45%,五大行中最低,同比下降0.01个百分点。

息差回升,盈利能力下滑

一直困扰银行业的息差收窄问题,终于在2017年末得到缓解。

五大行年报显示,去年工、农、中、建四家大行净息差均呈现反转局面,最高的工行只微增了0.06个百分点,中行与建行微增0.01个百分点,农行增长0.03个百分点。

对于净息差增长,中行副行长张青松在业绩发布会上称,2017年中行的净息差比上年提高0.01个百分点,但考虑营改增,其实提高了0.05个百分点。

他解释称,净息差的改善得益于外部环境变化,包括美元加息,大量美元计价资产收益改善增长。而境内人民币市场利率上升,不断推升贷款利率,也改善了净息差。

不过,交行年报显示,该行去年净息差继续收窄,净利差和净利息收益率分別为1.44%和1.58% ,同比分別下降31个和30个基点。

截至2017年末,五大行中,工行、农行、建行净息差均在2%以上,中行净息差1.84%,交行则为1.58%,五大行中最低。

然而,前景不容乐观。“今年前两个月,银行业存款整体同比大比例下滑,激烈竞争将带来存款成本上升。”张青松称,中行将加强内部管理,尽可能让有效资产实现高收益。

此外,第一财经记者发现,虽然去年五大行净利润保持高增长势头,但反映盈利能力的指标——平均总资产回报率(ROA)与净资产收益率(ROE)却均出现下滑。

五大行中,工行保持了最高的ROA,达到1.14%;建行紧随其后,去年末ROA为1.13%;农行、中行与交行的ROA水平均不足1%。

其中,工行去年ROE降幅最大,同比下降0.89个百分点。此外交行ROE水平也下降了0.74个百分点,降幅在五大行中第二。

尽管如此,工行行长谷澍在业绩发布会上解释称,14.35%的ROE水平好于全球银行同业的10%。此外,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会受到利润和资本的影响,工行是全球盈利能力较强的银行,每年通过利润补充资本的金额在全球最多,反映了工行资本实力的增长。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近日发布的《二季度经济金融展望报告》也显示出银行净利润增速回升、盈利能力指标有所下滑的共性。该《报告》显示,2017年,商业银行ROA、ROE分别为0.92%和12.56%,较2016年分别下降了0.06个和0.82个百分点。

系统重要性银行忙补资本

中盈网表示,随着去年银监会对银行业市场进行重点整治,银行同业、理财、表外等影子银行乱象收敛,但资本压力凸显。

五家大行年报显示,去年资本充足率均满足监管最低要求,但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与一级资本充足率已经呈现出“增减不一”的态势。此外,资本充足率方面,除中行下降外,四大行均出现增长。

中行2017年年报显示,该行去年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11.15%,下降0.22个百分点;一级资本充足率12.02%,同比下降0.26个百分点;资本充足率14.19%,比上年下降了0.09个百分点。

五大行中,建行资本充足率最高,达到15.5%;农行资本充足率最低,为13.74%。

“建行保持了很好的资本充足率水平,去年建行是大行中资本工具使用最少的银行,却保持了资本充足率很高的水平,体现了建行在资本管理和资本运营方面的有效性。”许一鸣在业绩发布会上表示。

近期,监管对于银行补充资本的文件接连下发,3月12日,银监会、人民银行、证监会、保监会和国家外汇局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支持商业银行资本工具创新的意见》,支持银行补充资本工具创新。

此前,2月27日,央行已就规范银行业金融机构发行资本补充债券发布2018年公告第3号,由此打开了新型资本补充工具的闸门——资本补充债券。

年报显示,截至2017年末,农行核心一级资本10.63%,在五家大行中处于最低水平,同比上年增长了0.25个百分点。

早前3月12日,农行公布近千亿元定增计划,扣除相关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农行行长赵欢在业绩发布会上详解了该行的资本补充计划,称一是由于历史的原因,农行的核心资本充足率比其他三大行要低一些;其次,农行现在的资本充足率虽然符合监管的要求,但资本缓冲的空间不够大,尤其是G20提出银行关于总损失吸收能力(即系统重要性银行吸收损失的总体能力)的要求,农行还有一定的差距。

更多资讯请关注中盈网(www.zhongyingw.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