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已彻底失去投资者的信任

中盈网4月12日讯:

自从2016年11月当选以来,特朗普总统一直都喜欢自夸说,美国股市的涨势根基就在于人们对他和他的政策的信任。可是到了当下,尽管标普500指数从那时到现在还是大涨了20%左右,但是仔细研究股票、债券和美元的具体表现就会发现,投资者对于他的能力其实根本就毫无信任可言。

 

特朗普失去投资者信任

简而言之:尽管股价上涨了,企业税大幅削减了,监管放松了,盈利增长了,但是美国企业的价值较之特朗普当选前其实是缩水了。美国政府的借贷成本与其他国家和地区相比大幅度窜升了,而这正说明投资者在担心美国的信用。美元在全球外汇储备当中所占据的比例也遭遇了2002年以来最严重的损失。

投资者之所以难有信心,是因为他们发现,特朗普正是那种最可怕的总统——变化莫测、反复无常、脾气暴躁。其实,这些性格特质早在去年就已经展现了出来,但是由于特朗普政府一直在推进种种有利于增长和有利于企业界的政策如税改和去监管等,市场也就多少忽略了他的性格问题。现在,伴随前高盛总裁科恩(Gary Cohn)等白宫要角和前埃克森美孚首席执行官蒂勒森(Rex Tillerson)等内阁成员不断离职,大家不能不日益担心特朗普将在激进的政策道路上越走越远,却没有人能够控制得住,比如他近期掀起的贸易风浪就是最好的证明。

在全球资产经理人当中,越来越多人现在都认为投资美国的风险已经过大了,而关键的原因就是政治不确定性。悉尼AMP Capital Investors管理着1450亿美元资产,其经理人纳埃米(Nader Naeimi)接受彭博采访时直言:“迟早有一天,你将不得不硬着头皮决定撤出在美国的全部投资,了断自己的美国敞口。”

先看看股票。标普500指数自1月26日峰值算起已经下跌了约9%,这在相当程度上应该归咎于对潜在贸易战的担心。尽管从特朗普当选或就职算起,美股依然是上涨的,但是近期抛售之下,标普500指数基于未来盈利预期的市盈率已经降低到了16左右,明显低于1月间的18.5,事实上已经是2016年年中以来的最低点。这还是在分析师们普遍预计企业第一季度盈利将同比增长17%的前提下——在利润增长的情况下,市盈率却如此迅速缩水,可说史上罕见。

当然,全球层面,股票估值缩水是普遍现象,但是其他市场的幅度根本无法与美国相提并论。去年年底时,标普500指数的前瞻市盈率要比泛欧600指数高出3.5,但是到上周,这一缺口已经缩小到了2左右。

债市则在担心因为减税的缘故,联邦预算赤字将膨胀到难以为继的水平。财政部宣布,为补上资金缺口,他们计划让今年的发债数量翻一番,达到1万亿美元。去年9月时,美国发行在外的公共债务总量是19.8万亿美元,而现在已经猛增到了21.1万亿美元,这就是特朗普任内发生的变化。

与此同时,对美国政府债券的需求却在缩水。目前,政府每发行1美元债券,对应的投资者竞标资金为2.75美元,这样的需求情况是2009年以来最疲软的。根据美银美林的数据,与其他政府相比,今天的财政部必须多支付2个百分点的收益率。可是,2011年时,相对于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美国还可以少支付1.18个百分点。

诚然,影响债券收益率的变数还有很多,比如相对货币政策、通货膨胀和经济增长速度等。众所周知,美联储已经启动了加息进程,美国的预期利率要比其他地方高不少。可是,哪怕剔除掉对利率较为敏感的短期债券,专注于对货币政策不那么敏感的长期债券,美国依然在支付收益率溢价,这就只能说是大家对美国信用的判断有了变化。具体而言,在十年或者更长期的债券身上,美国依然要多支付大约2个百分点,为2000年以来所仅见。

人们常说,一个国家的货币其实就很像是这个国家政府的股票,其价格或许就是投资者情绪的最好风向标。如果真是如此,那美国的麻烦就大了。彭博以美元对主要其他货币汇率编制的美元现货指数去年足足下跌了8%,今年2月间更跌至2014年下半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这同样是很罕见的情况,因为按照正常逻辑,在加息周期里,货币是应该走强才对。

当然,乐观者还会说,货币汇率的起起落落原本就是变数多多的,但是国际货币基金最新的数据却让人不能不警醒了。他们的数据显示,美元在全球外汇储备当中的占比去年收缩了2.64个百分点,创下了2002年以来的跌幅纪录。与此同时,美元62.7%的总占比也跌到了2013年以来的最低点。

特朗普之所以能够当选,主要是靠的那些失意的美国人的支持,他们希望有一位能够打破现状,给华盛顿带去新鲜空气的总统。特朗普确实打破了不少现状,但是市场却清楚地意识到,他搞过头的风险已经太大了。市场并不害怕颠覆者,但是确实害怕无政府主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