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宫:美国经济2019年或将遇到的最大的“威胁”

中盈网12月27日讯:

几个月前,预测美国经济2019年会陷于低迷,甚至坠入衰退的说法还被视为奇谈怪论,但年底这时,这种观点却仿佛成为了共识。

白宫:美国经济2019年或将遇到的最大的“威胁”

虽然全球经济正在减速,美国股市遭遇了近十年来最糟糕的下跌行情,标普500指数跌入熊市,但事实是,阴沉和悲观的判断其实是先于这些事实而到来的,在美国经济前景的预测上尤其如此。

真正的风险并不在于经济遭遇到什么无法克服的困难,就此脱轨,而是在于糟糕的领导层会使得原本只是很小的经济冲击搞成重大的危机。

美国出现了一个言行难以预料的总统和一个阵容薄弱的政府;全球主要经济体都面临着各自的潜在危机;盟友和主要贸易伙伴之间都缺乏信任……这就意味着,哪怕在正常情况下例行公事就可以轻松应对的经济挑战,也可能演变为某种更可怕的东西。

调查发现,企业高层管理者当中,悲观情绪正在抬头。财政部发布声明透露,在上周末,财长努钦曾经致电各大银行的首席执行官们,希望确认这些银行都有充足的流动性,可以支持向消费者和企业的放款。

说起来,这样的做法似乎是为了防患于未然,但实话实说,这样的消息传出,本身就是巨大的风险,完全可能造成更大的损害。想象一下,如果美国医疗卫生事务的最高负责官员联系各大药厂高层,然后很高兴地宣布得知了不存在药物短缺问题,大家听说后的第一反应不但不会是安心,反而会是吃惊――“什么?我们现在居然需要担心药物短缺了?”

然后是总统一再炮轰由自己提名的主席领导的联储。就在周末的几天,故事已经进入了高潮,先是媒体报道,特朗普和人讨论过走法律钢丝,解雇联储主席鲍威尔的可能,接下来,几位官员急忙站出来灭火,称不存在这种可能性,可是,周一上午,特朗普的推特再度开火了。

“我们经济的唯一问题就是联储。他们对市场根本没有感知,他们对必要的贸易纠纷,对强势美元,甚至对民主党在边境问题上作梗导致政府停摆等问题,都缺乏必要的理解。联储就像是个高尔夫球手,力大无穷,却无法击球入洞,因为他们没有触觉――他们不会推杆!”

在这样的情况下,人们显然不能不开始担心,若是局面继续恶化下去,美国政府非但不能像过去那样在危机中成为稳定和镇静的源头,相反倒可能成为混乱的代理人。

正是对领导力缺乏信心,才演成了当前这种奇特的局面――美国经济表现良好,但是越来越多的人却开始相信局面即将恶化。

失业率正处在近五十年的低点,新增申报失业救济人数也是如此。美国消费者看上去情况不错,当前的假期购物季节一直在多年以来最亮丽的轨道上行进。

对供应经理人的调查显示,商业活动是高度活跃的,并没有不好的苗头。供应管理协会的这一调查对未来的经济景气或者低迷是有着强大预报能力的,指数读数高于50意味着扩张,低于50意味着收缩,而当前的读数,制造业为62.1,服务业为60.7。

只有金融市场发出了最实实在在的警告。只是,较之股票市场,其实债券市场整体而言与经济的关联度要来得更高,后者虽然做出了增长将减速的预测,但是距离衰退还远得很。

比如,周一收盘时,两年期国债收益率为2.56%,依然高于大约2.4%的联储基准隔夜利率。显而易见,如果衰退真的是迫在眉睫,两年期国债收益率是应该降得更低,充分体现联储将降息刺激经济的预期才对。

比如2007年12月,即大衰退开始时,联储的目标利率是4.25%,但是债市早已提前消化了来年联储大幅度降息的可能性,因此两年期国债的收益率只有3.12%。

大多数经济和金融指标发出的信号都是一致的,即,2019年不大可能会发生经济的突然崩溃,而是会回归到较为适度的增长速度,与2010年至2017年期间基本相当。

具体而言,其实2018年倒是一种例外――主要是大宗商品市场繁荣和减税的临时性效应使然。从这个角度说来,市场的盘整和企业情绪的调整倒是顺理成章,大家正逐渐意识到,美国正回归到“旧的新常态”。

金融系统当中还有一些因素可能走向恶化。许多企业都曾经在超低利率时代大规模举债,而这负担正变得越来越沉重。一些企业可能会因此破产。油价已经发生了相当程度的下跌,能源生产部门2019年的日子怕不会好过。

不过,2019年最让人担心的,倒不是上述问题被证明是极为严重的,足以引发衰退。真正可怕的,是抽风一样的政策,后者完全可能使得一些原本是较小的冲击演变为成全局性的信心危机。

除了特朗普攻击联储和财政部的奇怪沟通之外,华盛顿也不乏其他风险。贸易局势升级的可能性依然存在,而汽车行业尤其可能因此遭受重大破坏。陷入分裂的华府还可能一再瘫痪。

事实上,全球各国都面临着各种各样的挑战,比如英国的硬脱欧前景,法国的街头抗议,意大利和欧盟在预算问题上的僵局等。

这一切和2008年危机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那时候,美国政府有众多经验丰富的经济政策制定者,以及一位充分信任他们的总统;那时候,“英国脱欧”这个词还没有出现。

2008年10月的紧要关头,G20财长们在华盛顿举行会议,发表声明,保证自己会“全力以赴,使用所有的经济和金融国家,来确保金融市场的稳定和顺畅运行”,已及“保证所有行动都进行密切沟通,确保一国的行动不会对他国或整个系统的稳定性造成破坏”。

在终结危机的努力中,这是一个关键时刻。考虑到这十年来地缘政治形势的演变,现在已经很难想象那和谐的一幕会重现于今日了。相反,倒是国自为战,以邻为壑,不再彼此沟通协调的可能性来得更大。

好在,现在局面还没有糟糕到那个地步。正如过去九年多的扩张周期所证明的,美国经济面对挑战所表现出的弹性是惊人的――不管是2010年欧元区动荡还是2015年商品大崩盘,美国都平安走过来了。

2018年的强势增长可能无法重演了,但是,只要美国和世界其他国家的领导人都能够保有他们的聪明才智,2019年就没有理由会是个糟糕的年头。

问题就在于,最终的事实到底会证明哪一个是更加重要的,是经济基本面还是领导力?如果你将票投给基本面,那么,你是一个乐观主义者。

以上内容由中盈网整理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