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威尔口风变软 昨夜美股市值暴涨6万亿

中盈网11月28日讯:

鲍威尔口风变软 昨夜美股市值暴涨6万亿

关注美国经济的人都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一直都认为自己是美国经济增长的“头号功臣”,失业率下跌,是因为特朗普;美股大涨,是因为特朗普;经济增速好于预期,也是因为特朗普。

而一旦经济出现什么波动,那锅一定是美联储背。美股暴跌,是因为美联储加息;企业裁员,还是因为美联储加息。

从公开信息来统计,鲍威尔上任以来,特朗普已经8次“炮轰”美联储,他甚至说:“每次我们做一些好的事,他(指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就加息了。好像加息让他很开心一样”。

也许是特朗普如此密集的“炮击”让美联储有点扛不住了。美东时间11月28日周三, 鲍威尔在纽约经济俱乐部的午餐会上发表讲话,声称利率“略低于”(just below)中性区间(2.75%到3%的水平),随后,美股涨幅迅速扩大,美元指数急跌,美债价格反弹、收益率下挫。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近2个月前的10月3日,鲍威尔曾表示,“可能距离中性利率还有一段长路(a long way)”。

短短两个月时间,鲍威尔就改变了自己对加息的看法,这真的是来自特朗普的压力所致吗?

暗示利率接近中性

鲍威尔在讲话中称:

我和FOMC(美联储货币政策委员会)的同事以及很多私营部门的经济学家都预计,(美国经济会)持续稳步增长,失业(水平)低,通胀接近2%。”

“以历史标准看,(美联储的基准)利率仍低,它们仍略低于(just below)”预测对经济影响为中性的广泛区间,这个预测区间水平意味着,“增长既不是加速也不是放缓。

有评论称,市场将鲍威尔最新讲话理解为,在今年12月的加息之后,明年再加息两次,这轮加息周期可能就结束。

受到鲍威尔讲话的刺激,美股涨幅迅速拉大。讲话开始不到十分钟,道指涨幅扩大到400点以上,一度涨约1.7%。截至收盘,道指大涨617.7点,涨幅2.5%。

讲话开始十分钟内,纳指涨幅超过100点 ,截至收盘,纳指涨208.89点,涨幅2.95%。标普500指数涨1.4%,截至收盘,标普500指数涨61.61点,涨幅2.3%。

美股几大科技股大涨。亚马逊大涨6.09%,谷歌涨4%、苹果涨3.85%、微软涨3.71%,脸书涨1.3%。

美股昨晚收盘后总市值为42.58万亿美元,较前一个交易日的41.7万亿美元增长0.88万亿美元,折合人民币6.12万亿元。

讲话后不久,原本略微上涨的美元指数短线跳水,一度跌破96.90,截至29日中午12时,美元指数为96.72,跌0.06%。

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急速下跌,跌破3.05%,最低时达到3.035%,2年期美债收益率跌至2.797%,日内最高曾达到2.843%。

黄金市场受到提振,短线冲高近10美元,收复1220美元/盎司关口,最高曾达1231.1美元/盎司,几乎抹去过去几个交易日的跌幅。

亚洲股市方面,截至29日中午12时,上证指数涨0.28%、深成指涨0.16%、日经225指数涨135.98点,涨幅0.61%、香港恒生指数跌21.06点,跌幅0.08%。

为何加息风向突变?

在10月3日,鲍威尔还曾称,美国经济表现“相当正面”,美联储再也不需要保持超低利率,要循序渐进地转向中性利率,“当前可能距离中性利率还有一段长路(a long way)”。

不到两个月,鲍威尔就把口径改为“略低于中性区间”,这是为什么?

鲍威尔在讲话中提到加息“没有预设的政策路径”,美联储加息的步伐取决于“四个广泛的脆弱性”——即金融部门的过度杠杆、融资风险、家庭和企业部门的债务负担以及资产估值水平。

11月28日发布的美联储《金融稳定报告》称,当前资产价格已高于历史水平,如果贸易紧张升级、地缘政治不确定性等金融稳定风险成为现实,资产的跌幅可能会“特别大”, 甚至美联储的加息等货币政策正常化行动也可能加剧市场波动。

从美国楼市的表现来看,美联储的担心不无道理。从整体来看,美国很多地区的房价这两年出现了明显的快速上涨。席勒美国房价指数显示,全美平均房价比次贷危机之前的泡沫高峰时期还要高11.5%。但最近美国房价已经出现了下跌的趋势。

据华尔街见闻,一度是全美“最火楼市”的加利福尼亚州的房价正像2008年一样直线下跌。该州最火爆的圣地亚哥县的房屋销售量9月下滑17.5%,至11年来的最低水平。房价中位数下跌至57.5万美元,这是自1月份以来的首次下跌。此前,圣地亚哥县房价曾在8月创下58.3万美元的历史新高。

9月南加州新屋和成屋销售较去年同期同比下跌18%,创8年来最大单月降幅,也创2007年房贷危机以来最差的9月行情。

高企的房价让购房者望而却步,而不断上涨的贷款利率进一步阻止了潜在消费者。

美国30年期平均固定抵押贷款利率已升至5.17%,这是2009年9月以来的最高水平。如果进一步升至6%,则将达到2008年12月的水平。

虽然美国第三季度GDP依旧取得了增长3.5%的成绩,但是随着特朗普减税红利的逐渐褪去,华尔街一致预测,美国经济增长最终会和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趋同。

今年第三季度,世界上3个主要经济体GDP都出现了衰退,日本增速为-0.3%,德国为-0.2%,意大利为0%。

这个数据足以让美联储警惕——继续加息可能会导致政策失误。

特朗普政策红利逐步褪去

特朗普觉得美国在国际贸易中没有“赚到钱”,所以他一直在关税问题上很强硬。但是这似乎对美国的进出口贸易逆差没有多大帮助。

从特朗普当选至2018年10月,美国单月的商品贸易逆差急剧上升,扩大了近140亿美元。2016年12月,美国商品贸易逆差为634.85亿美元。

美国商务部周三公布的初步数据显示,美国商品贸易逆差扩大至新的月度记录,10月商品贸易帐-772亿美元,创历史新高,预期-770亿美元,前值由-760亿美元修正为-763亿美元。其中,零售库存增加0.9%,批发库存增加0.7%,均超过预期。

本周的通用汽车裁员也给了美联储一个警示,随着特朗普减税红利的逐步褪去,通用汽车开始担忧其未来的盈利能力和生存状况。并且由于特朗普在关税政策上的强硬立场,通用在其最大的两个市场——中国和北美的汽车销量出现了下滑。

也就是说,特朗普通过提高关税并降低国内税率来使制造业回流的办法并不是特别奏效,企业少交的那点税费并不足以抵消上涨的原材料和销售支出。

而特朗普对油价的打压也造成了不利影响。

最近,投资公司Option Sellers创始人詹姆斯· 科迪尔宣布自己的对冲基金因为石油和天然气市场的动荡而爆仓……

回顾历史,2006年,华尔街著名的Amaranth对冲基金(希腊语,意为“不落之花”)在天然气交易上一月巨亏60亿美元宣告破产。

Amaranth基金的破产原因有二:一是美联储不断加息令流动性退潮,二是Amaranth基金自身的杠杆因素。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鲍威尔还提到了要警惕企业杠杆的问题,据《金融稳定报告》称,高风险企业债务是威胁美国金融稳定的最大风险之一。

鲍威尔在他的讲话中表示,当前美国“

整体金融稳定性脆弱性处于平稳水平”,但对中性利率和充分就业的预估都高度不确定。现在就认为“近期金融市场波动改变对中性利率政策和充分就业的预估”还显得言之过早。

以上内容由中盈网整理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