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谊兄弟上市以来首次出现巨额亏损 资金到底有多紧张?

中盈网3月5日讯:

“每一天都走着别人为你安排的路,你终于因为一次迷路离开了家”。当沈腾和尹正在KTV向腾格尔献上一曲“大哥你好吗”时,导演韩寒的沧桑感在刚刚过去的农历春节扑面而来。

票房已逾16.7亿元的《飞驰人生》,其实与华谊兄弟(300027.SZ)并无多大关联。不过,这家由王氏兄弟一手打造的电影公司,确实逐渐褪去了“大哥”的光彩。

 

华谊兄弟上市以来首次出现巨额亏损 资金到底有多紧张?
华谊兄弟上市以来首次出现巨额亏损 资金到底有多紧张?

2月28日,华谊兄弟的2018年业绩快报在很多人的意料之中。相关数据显示,2018年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9亿元,同比下降1.23%;营业利润为-7.57亿元,同比下降192.75%;归母净利润为-9.86亿元,同比下降219%。

据悉,这是华谊兄弟上市以来首次出现巨额亏损。其在公告中解释称,主要由于报告期内公司上映的电影票房不达预期,品牌授权与实景娱乐业务下降,以及对商誉等资产减值计提造成了损失。

很显然,盈利能力下滑和商誉减值是业绩巨亏的重要因素,而后者则可能是最大麻烦。

华谊兄弟的盈利能力并非首次出现下滑,实际上近三年来该公司一直依靠非经常性损益维持光鲜。2016年和2017年,华谊兄弟归母净利润分别为8.08亿元和8.28亿元,但扣非后的归母净利润却分别只有-0.4亿元和1.31亿元。

其中,2017年该公司通过处置广州银汉科技有限公司部分股权和北京掌趣科技有限公司部分股权的投资收益以及政府补助,实现了6.97亿元的非经常性损益,为净利润增色不少。而在2018年,华谊兄弟的非经常性损益只录得2.26亿元。

没有了甩卖子公司股权获得的投资收益,对于余下并购而来公司的商誉减值计提,现在反而成了华谊兄弟业绩巨亏最大的“雷”。在1月30日参加投资者活动时,王忠军表示经过综合分析考虑,公司最终以审慎主动的态度落实了商誉减值。

截至2018年上半年,华谊兄弟商誉总额为30.58亿元,占总资产比重达到15.17%。其中商誉账面值最大的为浙江东阳美拉传媒有限公司(下称东阳美拉),账面商誉达到10.46亿元,占公司商誉比重的三分之一。

此次可能为华谊兄弟近几年来首次对商誉主动进行计提减值。其2016年、2017年年报以及2018年半年报显示,除了出售广东银汉科技有限公司从而直接“消除”商誉外,该公司账面商誉只增未减。

利润下滑的潘多拉盒子一旦打开,华谊兄弟因资金拆借所承担的财务风险渐趋加大。

华谊兄弟资金到底有多紧张?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该公司与阿里影业的7亿元借款安排。

1月23日,阿里影业与华谊兄弟签署协议,前者向后者提供7亿元借款,借款期限为五年,借款利率为同期央行五年间基准利率,利息须每年支付。

不过,华谊兄弟需要为这笔借款以其所持的东阳美拉70%股权和华谊互娱享有的云锋新呈合伙权益份额收益作为质押。此外,华谊兄弟的关联人王忠军及其配偶刘晓梅,王忠磊及其配偶王晓蓉还要为该笔借款承担连带责任担保。

东阳美拉系华谊兄弟2017年耗资10.5亿元并购而来,创始人为冯小刚,后者对华谊兄弟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云锋新呈基金则为华谊兄弟2016年出资认缴5%权益,该基金聚集了泛海控股、新华联控股、巨人投资、方洪波等一众股东。上述两项被抵押的资产一直被市场认为是华谊兄弟的核心资产之一。

若是在此前,7亿元的融资对于华谊兄弟而言还只是“小case”,其2018年4月11日发行的超短期融资券额度就为7亿元。然而,在“崔永元炮轰”事件带来连锁反应后,“钱紧”已成为该公司挥之不去的困扰。在获得阿里影业借款后,华谊兄弟随即宣布偿还了额度为22亿元的一般中期票据。

不止借钱那么简单,华谊兄弟还同阿里影业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主要包括五项内容:其一,华谊兄弟在五年内至少完成主控并上映10部院线电影的产能;其二,合作期限内阿里影业对华谊主控项目享有优先投资权;其三,阿里影业可优先作为联合方与华谊集团合作发行主控电影;其四,阿里影业对华谊主控项目的传播权享有优先合作权;其五,华谊同意与阿里影业就其线上票务优先合作。

控制人的股权质押情况也并不好看。截至2019年1月18日,王忠军累计被质押股份5.43亿股,占其所持股份的88.29%;王忠磊累计被质押股份1.68亿股,占其所持股份的100%。

曾经凭借冯小刚导演的贺岁电影牢牢占据中国电影界第一把交椅的华谊兄弟,现在不仅务必完成电影“产能”任务,同时还在部分电影发行传播上丧失了主动选择权。

以上内容由中盈网整理发布。